当我们谈论那串对音乐的蔑视时,我们在谈论什么?

发布日期:2019-09-24

    编者按:本文摘自《音乐先锋》(ID:naked.),作者西比尔。36氪经授权复制。音乐界一直有高调的评论家。事实上,在音乐消费群体中,也存在着一个“音乐消费轻视链”。无论在音乐领域、体裁、乐器、演唱方法等方面,它都已成为歌迷们炫耀的优势方式。音乐界普遍存在的藐视链被概括为“音乐界历史上最完整的藐视链”,对“藐视链”的怪诞现象进行了非常清晰的梳理。A.音乐区鄙视:欧洲和美国>日本>韩国>香港和台湾>大陆>南洋等区域;B乐派鄙视:古典>爵士乐>摇滚>民歌>广播>流行>饶舌>凤凰传说;特别是在每一所学校中仍有一个“链链”,以民歌为例,可能是:李贽/周运鹏>赵磊>好妹妹>宋东叶;C。音乐专业人士鄙视:作曲>指挥>管弦乐队。民乐>声乐>音乐教育>音乐学;D.乐器轻蔑:钢琴>小提琴>中音大提琴>风乐>打击乐(尤其是三角);E.歌唱轻蔑:美声唱法>民族音乐>流行音乐。尽管在学术界存在着“相互藐视”,但学界有两种明确的“藐视共识”:1。学院对荒野道路的蔑视;藐视音乐学校和地区。在学者看来,一些非专业的音乐家能够受到音乐迷的欢迎,主要是靠运气、市场营销而不是实力,古典音乐是他们的最爱。同时,他们声称许多流行音乐并不流行,不能被称为经典。学者常常是优雅艺术的代言人和传教士。普通音乐迷对音乐流派和地区的蔑视有点像学者。不同之处在于,前者更多的是对艺术的追求,而后者反映了人们对艺术的追求。在全球化的背景下,西海岸说唱歌手史努比·道格一直处于世界流行文化的中心。20世纪大众传媒的创新和唱片业的兴起,把欧美流行的文化传播到世界各地。日本、韩国、香港、台湾、大陆等都从西方汲取了大量流行元素,具有地域特色的地方音乐逐渐被同化。歌迷对音乐领域的感知也与他们对风格的偏好结合在一起,甚至延伸到他们使用的音乐播放器的高低判断。Spotify(欧美)、NetEasy云音乐(音频)、QQ音乐(流量)、虾音乐(独立性)等。这些“标记”识别不仅区分和准确地定位音乐观众,而且加剧了圈子之间的隔膜和不容忍。音乐学院是怎样形成的?事实上,狭义的“音乐风格”是音乐理论研究的对象,具体指音乐作品中音乐元素在曲调、和声、器乐、节奏等方面的不同组织形式。然而,音乐的音乐性不能仅仅通过艺术和美学来理解。今天我们讨论的“风格”和“体裁”是一个更广泛的文化范畴。要研究音乐的风格和流派,我们必须谈谈流行音乐的起源。总之,流行音乐的发展离不开唱片业的辉煌。在今天的音乐产业诞生之前,“音乐产业”一词主要用于指上个世纪在欧洲和美国的记录产业。在这个时代,独立音乐应运而生。随着对主流文化的反叛,它赢得了广大年轻人的青睐,并取得了商业上的成功。《冲突》考察了后工业时代欧美经济社会的变迁,将艺术解释为社会实践,摇滚和朋克的兴起,“主流”和“地下”之间的矛盾和相互依存,都表明不同类型的音乐反映了不同的社会文化背景。有些音乐作为亚文化,表达了对主流文化的抵制,为年轻人创造了新的文化。社会空间。另外,作为创意产业,音乐风格的演变也是一种创意实践。虽然许多独立的唱片公司最终被主流唱片公司收购,但事实上,音乐类型也是当时唱片公司推广音乐作品的重点。换句话说,唱片公司将音乐概念和市场概念结合起来,创造“音乐类型”来预测市场,并开展有针对性的促销实践。这样,音乐创作者和消费者都在不同程度上被唱片公司预先设定的趋势所吸引。从“造浪”到“被嘲笑”,一方面,粉丝对某种音乐的痴迷最终是一种认同,一种文化解构。在音乐符号和风格背后,是一个社会群体的特征、态度和感情。另一方面,这种对符号的追求在商业化过程中也受到消费主义的影响,亚文化逐渐异化为消费文化。安德鲁·波特和约瑟夫·希思在《反叛销售:为什么文化不能因为追求独立而受到干扰》一书中揭示了,唯一的结果就是加强了消费主义,反主流思潮不再是对消费社会的对抗,而是另一种推动力。图片来源:Paixin.com回归音乐圈,音乐迷们可能不再坚持通过音乐来表达对主流文化的抗拒,而是被这种“反抗力量”所编纂,成为一种主流文化。今天的摇滚,朋克,不再意味着他们处于经济社会变革的初期,而是有点收敛与流行,所以当我们鄙视绿色日,我们想表达的是,它只是一件流行的朋克外套。当然,绿色日并不新鲜。评论家总是这么说。其中,最具代表性的是法兰克福学派的西奥多·阿多诺。有些人热衷于他的批评理论,另一些人认为他的观点不再适用于今天的流行文化。西奥多·阿多诺的思想可以说代表了学院派的一部分,他对高雅艺术有着近乎偏执的追求,这与流行不符。在马克思理论的影响下,阿多诺指出大众文化是一种文化产业,创造者的劳动已经从主观表现中剥离出来。流水线生产的音乐作品是“没有灵魂的”,只有歌剧和古典音乐值得称赞。尖锐,但是太精英了。今天的“音乐圈轻视链条”,或多或少带有阿多诺的影子。如何不贴标签?正如阿多诺所说,今天的流行音乐很大一部分是在流水线上生产的。经过歌词、作曲、作曲、录音、后期制作等分工,一首歌曲可以是多人合作的结果。此外,王氏的流动也引领了创作的方向。不可否认,在音乐行业,几乎90%的收入来自10%的歌曲。为了使这些作品在短期内迅速流行起来,音乐创作者必须运用一些心理学和神经科学技巧,通过设置钩子来捕捉观众。在流媒体时代,受众的注意力持续时间越来越短。特别重要的是,在音乐作品中插入重复片段,并打印出观众的记忆。一项长达18年的“洗脑圣歌卡路里”研究发现,人们迷恋一首歌并不一定是因为它听起来不错,而是因为熟悉这首歌可以引发一种本能、反思的联系。当大脑释放多巴胺时,快乐驱使人们热爱音乐。从某种意义上说,那些听摇滚乐的人看不起听民歌,他们可能只是厌倦了听民歌。然而,我们应该警惕的是,流媒体会加深不同音乐观众之间的差距。由于受众倾向于选择最流行的音乐,流媒体不能更公平地向受众推荐歌曲,相反,它导致了不同音乐播放量的巨大差异。然而,由于缺乏专业性,独立于唱片公司的《野鹿子》和《卧房制作人》的音乐作品不可避免地会有粗制滥造。前段时间,华侨的作品被高校教师批评为“无稽之谈”,反映了专业与非专业艺术创作的矛盾。在这种对立中,我们也看到了主流美学之外的少数民族圈子的尴尬。所有的现象都有两面。文化在发展,风格和学校也在发展。与主流唱片公司相比,许多独立的音乐创作者开始拒绝被贴上标签,打破各种类型的界限,并试图探索和融合各种风格。旧的音乐体裁也得到了复兴和发展,流行音乐的范围也扩大了。相应地,唱片公司被细分为经营管理。在流媒体时代,“主流”与“少数”之间的博弈并没有消失。此外,创作者还试图平衡自我表达和商业上的成功。同样,音乐作品的团队合作也不一定是“机械加工”的结束。在当今审美多元化的时代,“好作品”的评价标准不再是一个词。总之,“藐视链”是人们在音乐消费中寻求同一性的结果,但却是认知偏差和优越性的结果。“高雅艺术”捍卫者对大众的批评不仅是学术和艺术上的,更是一种话语权不断消解的不安。少数民族群体由于自身的局限性,对主流的抵制也受到消费文化的侵蚀。音乐的多元化发展要求我们突破音乐消费的壁垒,但需要各方面的努力。正如学者们质疑音乐批评的专业性一样,我们需要普及音乐教育,引导专业人员做专业性的事情。同样,流媒体作为幕后的“圈区分”的推动者,也可以在智能推荐中适当地添加其他样式,这不会完全消除推荐的狭隘性,但是可以通过多种手段进行控制。更重要的是,这是学者和粉丝对持不同政见者的容忍和尊重。参考:音乐圈鄙视链。欧美音乐皇帝。反叛国家:反主流文化为何成为消费文化。读豆瓣。阿多诺,T.(1990)。《论流行音乐》,弗里斯,S.和古德温,A.(编)录音。纽约万神殿,第301-314页。Mench,C.(2016)。胡克:2016年流行音乐的心理学。鸽子飞机。格斯。(1999)。作者|西比尔本文是一篇原创的音乐抄本、转载和商业合作,请联系我们/请联系韦夏特:._2753